h1

Strong Opinions

January 27, 2011

Strong Opinions是我最最喜欢的书之一了。。。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没舍得开始看speak, memory。。 记得纳博科夫用极度刻薄的语言形容托斯陀耶夫斯基,说他是什么“偏执小报记者”之类的。很奇异的两个形容词,可惜太久我居然忘了。—-那次对我好冲击啊,因为我个人一直对老陀崇拜得不行,反倒是对纳博科夫特别欣赏的托尔斯泰不那么感冒。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这个敢说敢想的老头儿。

一直觉得Strong Opinions这本书改变了我很多。──看它的时候在美国已经呆了几年。我一直没想好怎么对待跟别人之间文化上的隔阂。去学人家那套,不愿。完全照自己意思来,不可行。可以这么说吧,从纳博科夫身上,我找到一种坚持自己内心的声音的不卑不亢的行为准则。我是中国人,但不是说我必须把中国说得坏来讨好你,或者必须装成爱中国到为它说好话的程度来凸现自己的人格。应该是本来怎样,还是怎样。

这个事情为什么跟纳博科夫有关呢?──你看他从俄国去欧洲,从欧洲去美国,多年又漂泊又不在乎自己漂泊,又看不起苏联政府也对美国人的文化沙漠很是藐视。他是个很自我中心的人,不是因为他自大、自信、自傲,更因为他的生活习惯注定了,他就是这样的人。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鲜明而清晰的观点,压根也不因为周围环境的不同就让自己换个说法。他夸一个艺术家或者一件事,不是因为夸奖能给自己来到好处,只是因为自己由衷地这么觉得。大部分人为什么做不到这样呢?我想很多人,其实没有那么鲜明的、黑白分明的观点吧。正因为如此,纳博科夫是很容易被人误解成一个自大狂的。可是我从内心深深地理解他那种有意见就非说出来不可的直性子,只因为我自己也是如此呀。

昨天blog写过,纳博科夫几十年前关于蝴蝶的一个猜想,最近被科学家用基因测序证明出来了。这个事情非常的激动人心呀!真想看到如果他在世,那个手舞足蹈的劲头儿。。

*****

刚才跑去找Strong Opinions,怎么也找不到。楼上楼下跑了三遍,把别的书都给收拾了一遍,只不见这本的踪影。难道被我上次搬家处理掉了?唉,真要命。书这种东西该处理的时候必须处理,可挡不住回来后悔:要翻的时候,它已经没了。

不光是书。什么都是这样,没有的时候很缺乏。有的时候很无关紧要。

*****
2009.11.

当opinions过于strong的时候。。。

副标题:我是怎么得罪老板夫人的

那天吃火鸡的时候突然提起七武士,我尚在搜肠刮肚找怎么说”黑泽明“的英文,旁边一个女孩道,”我也许喝多了,但你们莫不是在说黑泽明吧?“并且她立刻提起黑泽明自己在关于罗生门的一个访谈里说到电影罗生门着重写了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有关于日本人自己看日本战后(罗生门拍摄完成于1950年)的意思。我一听大惊失色:这是遇到行家了。当下瞥开关于Magnificent Seven到底好不好的原话题,(因为老板夫人提到Magnificent Seven是个好片,我一句话立刻出口,“不至于吧。”对方脸上有点红红白白,而我就发现自己那个莽撞发表过于鲜明意见的老毛病,又犯了。。。)积极地开始讨论关于罗生门原著小说来自哪里的问题。当提到Dream的时候我不由得说,这个电影不大好哇,昆廷都说了年纪大了不要拍电影,意思就是不想走黑泽明的老路。那个女孩(不好意思难得遇到个聊天的我连人家名字都没记住)说那么八月狂想曲呢,总还不如dream,我顺口道”八月狂想曲那个更是不值一提“,被对方抓住了”not even worth mentioning“的小辫子说我mean,当下我很不好意思再度开始为自己说话太冲而感到郁闷,不由得抱歉半天,被她大度笑之。言多必失,现在说话越来越冲,好像是时候好生反省一下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